梅州传统民居大部分是大家族聚居

2019-07-22   阅读:74

  借中国乡村复兴论坛大埔峰会的春风,大埔县正全力打造历史文化小城镇新亮点。目前,百侯镇拟对侯中路沿河段进行提升改造,将百侯进士文化元素融入其中,建成后将成为百侯文化旅游又一新亮点。

  梅州是“世界客都”“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历史文化资源丰富,客家文化底蕴深厚,被列入国家、省传统村落名录的村落数量居全省前列。如何更好地保护和发展传统村落、传统民居,助推梅州乡村振兴?本报记者近日专访了乡村复兴论坛主席、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罗德胤。

  去年4月和今年6月,梅县区和大埔县分别承办了中国乡村复兴论坛。罗德胤说,时隔一年多,梅州发生的变化比较明显,各界对乡村振兴和传统村落、传统民居的保护意识越来越强,涌现了如梅县区侨乡村、蕉岭县九岭村和南源世第、三舍民宿等不少好项目。

  “梅州乡村振兴所面临的问题,我觉得可分为务实和务虚两个方面。”他说,在务实方面,主要解决传统文化如何与现代生活对接的问题。少数质量高的传统民居可用来做博物馆、展馆,但梅州传统民居数量多,大多数传统民居要想办法获得现代社会能够接受的用途,才能有效留存下去。其中最关键的是,梅州传统民居大部分是大家族聚居,适应集体生活,但社会已转化成小家庭为主、甚至个人为主了。

  他建议,从体量小、较灵活的传统民居做尝试,作为先期的探索。“总的来说,传统民居分成两类,一类是有纪念意义的,要尽量保留原状,在改造利用上首先考虑展览或博物馆。另一类是非纪念意义的,可多考虑居住、甚至商业用途,允许有较大程度的内部改造和调整,以适应现代化生活。因为开拓现代化用途后,它的管理维护成本能由使用者来解决,不会成为政府和社会的负担。”

  在务虚方面,主要解决梅州文化形象到底是什么的问题。梅州是世界客都、长寿之乡,还有围龙屋、客家小吃、山歌、华侨等各种“好牌”。“梅州现在主攻长寿之乡这张牌,要找到准确的抓手,因为长寿之乡在中国有巴马在前,我们要打好这张牌,就要解决好公众认知和消费者认知的困难。”他认为,好的文化定位要具备三个特征,一是能够反映当地的资源特色,二是具有全国甚至世界的高度,三是能够跟现代生活对接。定位定得准,就容易形成共识,也容易在一个点上做积累,从而形成属于梅州的文化形象符号,让梅州发展能区别于其他地方,也会有其他地方难以模仿和超越的高度。

  乡村振兴并非要全面逆城市化,也并非要所有从乡村到城市发展的人都回到乡村。乡村振兴或还是要形成新的聚集,即在某些资源条件和机会条件比较好的乡村形成新的聚集,吸引周边城市和乡村的人聚集到这个乡村来。

  罗德胤说,这种聚集方式不是跟城市完全一样的,而是靠创造一种新的文化氛围或生活方式来产生新的聚集效应。这种聚集效应依赖于对文化的再创造、或是对生活的再创造,往往是在新和旧的融合上、在当地和全球化的对接上产生对撞和化学反应,局部呈现出一种未来的生活方式。“乡村保留有自己的资源特色和生活习俗,再把现代化生活融进去,就会产生一种不同于城市、又不同于传统的生活方式。在这方面,乡村比城市有更好的禀赋和条件。”

  人才是乡村振兴最关键的一个环节,也是创造新的生活方式的重要因素。“在不可能得到大面积城市返乡人才资源的情况下,利用当地人才变得极为重要。我觉得比较可行的方式是让少数在城市的人才回到乡村,与当地居民进行互动,迸发和创造出不同于城市、不同于以往的一种新的生活方式。”他说,要加强对本地居民的培训,尤其是在生活美学上的培训和教育。本地居民对当地非常了解,但对市场的对接、对现代城市生活的理解,可能会存在一定的短板,需要政府和相关专业部门进行引导和培训。

  作为祖籍兴宁的客家人,他表示,希望以后有更多机会能和家乡梅州进行合作,用自己的所学所思和研究成果为梅州发展作出贡献。他也将对梅州的乡村及其他与文化相关的发展保持持续的关注。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梅州网(包括梅州日报)”的所有文字、图片稿件,版权均属梅州日报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梅州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反上述声明者,梅州日报社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新媒体

已有95%以上的村民签署了统筹
广场牌坊、叠水景观、假山甚是气派壮观,晚上出来纳凉,沿环湖小径走几圈,多好呀!自从塘尾村牌坊广场公园和东侧生态

要想呈现好的发展局面
2019年4月1日下午,由上海市城市规划行业协会、上海市建设用地和土地整理事务中心联合主办的上海乡村振兴系列规划研讨会

100亿卖掉中信建投一股不留
和旅游厅、株洲市人民政府主办的2019年湖南(夏季)乡村文化旅游节将于7月13日至21日在株洲市攸县举办。 节会将以锦绣潇湘悠

旅游资源的文化底蕴非常深厚
半郭半乡村舍,半山半水田园。清代诗人李密庵在《半半歌》中用通俗的语言展示了乡村生活给人带来的娴静与豁达。伴随着